原来生活是这样子的啊......
  • 微日舞曲

    2014-06-20

    Tag:

    夜半无眠,起来听虾米,意外中发现曾淑勤居然在去年出了新专辑《微日舞曲》,离上一张是十六年。静静听下来,还是那清新落寞的风格,声音一点没变。若无其事地,仿佛中间这十六年从未发生过。

    十六年前,也就是1998,我刚从美国毕业,找到人生第一份工作。这十六年也都忽略不计吧,让我也若无其事地偶尔小清新小落寞下,但是快乐开朗地活下去。

  • 理解

    2014-04-04

    Tag:

    好的草,原来是这样的。它让你的体验系统能超越自身,与其它原来没有交集的系统交接。它让你体验到另一个系统,从而理解,接纳了那个原本陌生,无法进入的世界。它使你对这个世界,因体验而来的珍贵理解,越来越多,越来越明白。当然第二天醒来,这种理解大概又退到幕后,由幕前的“自我”的显性意识主宰。真正的理解,要体验,身同感受,才能算理解。

    它让我理解了爵士乐,R&B, 滑板运动,现代舞,某些有内在生命的流行文化。流行文化并不都是商业的,大部分原来有自己的生命,后来才被发现,被商业化。

    它让我理解了什么状态下的人才是真正的艺术家。

  • 无根

    2014-03-19

    Tag:

    昨晚读用上海方言色彩写的《繁花》,意识到,我真正成了一个无根的人。出生在福建霞浦,可是那地方我毫无印象,长大后也从没回去过。据说小时候还会说那里的方言,也在记忆里完全抹去。后来搬到古田,童年才开始有记忆,当时也会说那里的方言,搬到宁德后也完全忘记。从宁德开始就没有再学方言。父亲的福州话,母亲的罗源话,我本来都能听懂,也会说一些。后来去广州上大学,学了广州话,就把这几种方言都混在一起了。从来没有家乡的感觉,在哪里都有一种做客的暂时之感。读《繁花》这种表达怀旧,沧桑变迁之类的作品,觉得有点羡慕,也有点不以为然。

    精神文化上,因为在美国已经生活了近二十年,早成了假洋鬼子。身边很多中国朋友(大部分),只与中国人抱群,除了电影电视,基本上不关心美国文化,不读英文书报杂志。究其根源,我想也是一种心理的依赖。我觉得自己没有这种依赖。对中国我有兴趣,但没有眷恋。对美国我有(潜意识)的归属欲望,但实际不可能。在洛杉矶这种多种族的移民城市,我这种处境与态度其实很普遍。

    总之在物质与精神上,我都没有根。比较轻松,但也容易彷徨。

  • 这些日子以来

    2014-03-01

    Tag:

    过去半年里,发生许多许多事。人生竟会这样丰富多彩,对于我这样一个cynical的人来说,真是始料莫及!

  • 山那边

    2014-01-26

    Tag:

    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又是山

    我觉得我是走到了第三段,见山又是山了。很爱看各种心灵鸡汤,觉得都能理解,都说得非常好,非常对。为什么自己年轻时都无法体会?

    或者是另一个版本的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从孩童慢慢长大成熟,到青年的顶峰,然后在那顶峰惶恐徘徊一阵,进入中年后的平稳期,然后迅速往回滑落,最终回归赤子之心。

    我知道我老了以后一定不会像某些人,越老则越固执越偏执,像块又块又臭的石头,谁也无法接近。我会像我爸爸,越来越宽容快乐,人人都爱戴,人人都愿意亲近。我老了以后,一定会是个活佛!

  • 如果

    2014-01-25

    Tag:

    你愿意与一个彼此间因完全了解完全理解而相处极其融洽愉快的人在一起,

    还是一个,你并不怎么了解,也并不完全理解,但大部分时间里又让你觉得不知所然地愉快,尽管并不完全融洽,的人,在一起呢?

    一起共度余生呢?

    或许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要做到第二种,两个人各自都得有多好的涵养啊。或许并不难,只要双方心中彼此有最大的善意?

    也许还是回到那个假设:人其实只要情感上得到了依托,他其实就可以满足了。其他方面的理解可有可无。可是很多人做不到把情感与其他价值感悟方面的东西脱节。

     

  • 书山有路

    2014-01-16

    Tag:

    今天与曾在facebook上又联系上了。

    详情请见:http://www.blogbus.com/hansear-logs/11797011.html

    我问他是不是还住在原来的房子里,他说是。

    又说:"......the books are winning"

    我发现,我的一生还是蛮有趣的,认识好多奇葩!

     

     

  • 胜利大逃亡

    2014-01-07

    Tag:

    那年夏天高中毕业。高考前两个月,确定被保送上大学。于是在其他同学们都在最后冲刺的炼狱里煎熬的时候,我和其他十来个一起保送的同学,度过了少年以来最快乐的时光。起初还不知所措,照样上课交作业,参加各种模拟考,后来慢慢连老师也不耐烦了,开始派一些杂活给我们做,比如刻考卷,监考,制作毕业证什么的。渐渐连课也不去上了。上课的时间,校园很安静,只有教室里偶尔传来老师的声音。大家各就各位,只有跳出了日常规律的我们,在学校里到处游荡。有一次我们在教学楼树下打乒乓球,很小心没大喊大叫,还是被教学楼里的老师制止了,同学们还在上课备战,我们那样放肆是很不象话的。被教训后的我们是“言若有憾,心实喜之”。那份自由,谁也拿不走了。

    那是我的第一次胜利大逃亡。

     

     

  • 可能是肚子有点胀气,且脑子太活跃,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突然想起冰箱里有昨天没吃完带回来的姜葱龙虾,虽然只剩下一些没什么肉的头尾,但是可以用来做粉丝汤,一定很美味!!想到这里我再也按奈不住,乃起床下厨。锅里放入剩下的龙虾,加一罐鸡汤,粉丝用的是煮不烂的红薯粉丝----还是去年爸妈来的时候买的,搁在那儿快一年了也没想起来去吃。汤滚十分钟后就可以吃,非常美味,想必卡路里也很低!

    一边吃一边翻杂志,看到一篇书评,里面提到蚂蚁专家艾默生所谓的“共享的集体意识”,也就是说,蚁群里的每只蚂蚁虽然是个体,但是整个蚁群的运作仿佛是由一个大脑所控制,一个蚁群其实是一个“大有机体”。进而又提到,其实人类会不会也由一个“集体意识”所主宰?而这个集体意识,其实就是上帝?

    我觉得这个说法可以说得通,但是现代人的个体意识太强了,很多人,如我,已经完全脱离了蒙昧混沌的集体意识。米开朗基罗的《创世纪》里上帝创造人,创造即分离。从兽到人,即是把“我”这个个体意识从大自然的整体意识里独立出来,从此不能再回头。上帝已死,天人永隔。至少,在我们数十年的人间生活里,我们是独立的,孤独的,有自我感知的。

    当我们死亡,意识也许随肉体消亡,也许不。今晚在书店里看到非虚构类畅销书里有一本是一个脑神经外科医生写的,叫《天堂的证据》,$15.99 好薄一本我就没买,下次去书店仔细翻翻,看能不能说服我。

  • 曼德拉与我

    2013-12-06

    Tag:

    我以后要写篇自传体小说,开篇是这样的:

    曼德拉去世那天,我正坐在洛杉矶好莱坞大道的办公楼里,戴着免提电话耳机,有一搭没一搭着听着电话会议里那些莫名其妙的对话。坐在我旁边的印度同事突然说了句什么话,我没听清,暂时把耳机摘下,问他:“什么事?” 他说:“曼德拉死了。”   我说:“喔。” 重新戴上耳机,继续开会。那天,我的日程表上有十一个会议。我没有时间去细想这事儿,但我隐隐知道,曼德拉的去世,将与我的命运发生某种微妙的关系。

  • 眠空

    2013-11-08

    Tag:

    这是我在读安妮宝贝的《眠空》时在微博上发的感想:

    读[眠空],读到肃然起敬,正襟危坐,想为自己的轻浮对作者致歉。

    很多人可能还是完全看不下去,或者是捏着鼻子看。完全没有关系,我喜欢,我知道就够了。

  • 中国人

    2013-11-08

    Tag:

    看了两篇袁劲梅的小说,又喝了两杯热黄酒,觉得有几句话要说。中国人注重关系,讲究和谐,追求财富,而把正义与公正放在次要地位,在工业社会里仍然套用农业社会的生活关系模式,等等,我当然深有体会也深切理解。但我一直是个局外人,从来没觉得自己是其中的一部分。这和性格有关,也与大学一毕业就出国,没有在中国社会的大染缸里沉浸有关。此外,同志圈又另有一套独特(或曰奇特)的价值审美观,因此产生的生活方式与思想模式,也与中国传统模式拉开更大距离。

    我对中国没有依恋,也没有抵触。依恋与抵触,本来就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袁劲梅那一辈(或那一类)的海外华人所纠结的种种问题,情结,我能理解,但都不成为包袱,由此产生的悲剧都能当喜剧看。

    我喜欢张爱玲最大的原因,我想也是因为她这种与生俱来的假洋鬼子的本质,她使我觉得亲切。

     

  • 内疚

    2013-11-04

    Tag:

    快四十了,才觉得自己有点成熟。从前是多么混沌无知,莽撞幼稚。被人伤害过,当然也伤害过人。昨晚睡了十二个小时,梦中出现十多年来一直重复的一个梦境:在深夜里,我把一个偶遇的孩子(有时是一个不怎么喜欢的同学,有时是一个陌生人)杀了。我把宿舍地板翘起来,往地里挖了一个洞,把他埋了进去。自己都忘了,但不知为什么记忆被唤起,惶惶不安,当心尸骨被发现。我祈祷那栋旧宿舍楼不要被推倒重建,否则恶迹就要败露了。

    我在中学里曾和大家一起欺负一个比较古怪的同学。他是我上初三时的室友,我还记得他的名字叫陈勤。我做的最坏的事,是把他的一本课本(是地理还是什么副科的课本)撕烂了丢到洗澡间的水沟里去。那一瞬间我后悔了,但已经来不及了。我记得那天回到宿舍里,看见他找不到课本时彷徨无助的神情。他那时才十四五岁,高瘦的个子,头发已经一片花白。我对他做的坏事,在他十多年的磨难里,也许只是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只是他满头白发里的其中一根。

    我今天才醒悟到,要遭受过怎样的内外煎熬,才会使一个十多岁的少年满头白发。我没有机会乘时光机器回去对他说抱歉,只有把这份内疚记在心里,时时提醒自己,以最大的善意待人。

  • 盲流们

    2013-10-07

    Tag:

    无事在facebook上戳来戳去,拉起一片旧人,想起在北京认识的一些外国人。

    老好意大利人卢卡,笑眯眯的弯弯眼睛,是798那伙儿的,搞现代艺术评论/画廊---我真不知道他是搞什么的,所以只能用这个“搞”字。我离开北京之后,第二年他也随中国男友去了德国。我们大概每年通一次邮件。(他男友年龄比我小,头发却花白一片,不知道受过什么苦难。)我刚去北京的时候,和卢卡搞过419,后来就成了很好的朋友。他是一个知识分子。我喜欢和知识分子做朋友,但是不大喜欢知识分子的肉体。他是我所知道的人里最反现代科技的人,所以他到现在也没有facebook账户。

    纽约来的中年男比尔。每次在晚上见到他,他都是醉醺醺的,有时连脚步都有些踉跄。男友是中国人,看上去很老实,英语也不太好,和他完全是两种人。比尔是我认识的所有人中,唯一不喜欢泰国的人。他也不喜欢纽约。我见过他最开心的时候(除了喝醉的时候),是夏天在团结湖游泳池,那里饺子下锅似的到处都是穿着小短裤的青春肉体,他认识很多人。他在北京生活那么多年,但中文几乎不会说。我觉得他在北京有点自我放逐的意味。他现在开了一个餐馆,以纽约为名。facebook上有他在餐馆与骆家辉的合影。

    布莱恩,是个小矮个美国人。原先在加州,因为一个共同的朋友见过一面,到了北京,发现他就住在我家附近。他有个高大英俊的捷克男友,分分合合。一只叫加菲的肥猫一直跟在身边。北京申奥成功那年他来到北京,奥运结束第三年,也就是我离开北京的第二年,他与男友一起搬去了新加坡。终于后来又分了。他每年回美国探亲,我在洛杉矶见过他一面,精神状态还是挺好的,但是头顶已经蹭亮了。

    一个美国高瘦男黑人。去他家参加过一个爬梯,都是素食。我们共同的偶像是alan hollinghurst. 他当时在写一部以江南为背景的holinghurst式小说。我窃以为不会成功。

    来自美国亚利桑那州的老同志理查德。他的英文博客"北京鸭“ 在北京外派圈中相当有影响力,他总是在博客里说中国老百姓多么友善,对他有多好什么的。我很想告诉他,其实中国人坏死了,中国人只是出于一种奇异的自尊心,对外国友人特别友好罢了。后来他也回了美国。最近出了本书,写中国性文化的,书名叫《behind the red doors》,很落俗套。我下次去凤凰城应该找他去喝一杯。

    艾德。在联合国搞艾滋病预防工作。瘦高个,和布莱恩是同学。北京之后搬到曼谷。是零号 -- 我没睡过,是他自己喜欢到处宣扬性史。很多趣闻是布莱恩告诉我的,比如他在某某正规按摩店和按摩师傅搞上了什么的,大有用身体宣传艾滋防御知识的姿态。我很喜欢在facebook上调侃他。

    另一个艾德。好吧这个我睡过,是个年轻的美国青年,在曼谷遇见,来北京后短暂住过我家。他吃抗抑郁药品。流浪世界,但他其实最想念美国。我当时自己也不成熟,导致不合分手。他后来去了香港,现在应该如愿回美国工作了。其实是个非常有毅力的好青年,或者说,也是比较二。

    有一个孟加拉青年,在大使馆工作,很文艺,好像还写诗什么的。当时快要离开北京,好像接下来要派往伦敦。赋格说他象间谍。

    非洲某国来的黑人,卢卡认识的(卢卡对非洲有一种浪漫的情怀)。这个黑人长得瘦瘦小小的,大概是生意人。同性恋,肯定非常性压抑,似乎对我很感兴趣,总是动手动脚的。但是他的手冰凉,一点温度也没有,象蛇,令人畏惧。

    另某黑男,或是混血,我也搞不清。在北京搞过一次,身材一流。好像是某夜店的go-go boy.  后来在某个选秀节目上看见他,中文非常流利,唱高亢的红歌。又后来,在曼谷泼水节看见他。在silom街, 背对着我,在取款机上取钱,似乎是一个人。

    ...那些花儿,都到哪儿去了?

     

  • 警句

    2013-10-04

    Tag:

    看到安妮宝贝的一句话(是的我又在看她的一本散文集叫《眠空》:

    没有什么发生是错误。它们最终都是正确。

    这句话很符合我现在的思想状态。

    那天在健身房看见一个大汉手臂上的纹身,曰:“无所畏惧”。顿时觉得勇气大增。

    我想我在四十前,终于攒够了足够的勇气与智慧去面对将来的生活。

    doubanclaim2192d392550e9044